切糕事件感想

昨天爆出了切糕事件,刚开始大家只是调侃切糕的价格,渐渐的,开始出现了地域攻击和民族攻击,腾讯则出了一个评论让大家冷静,不要把问题“升华”了,有趣是这篇文章后面有个投票,看来没有达到作者的目的啊!

我是内地的,现在在新彊上学,半年前在喀什地区某乡村实习支教过,我来谈谈我的感想。

首先是切糕这个东西,以前本人也被坑过,不过不是这种,而是一种黄色的糕点,是不是维族人卖的我也记不太清了。我现在上学是在某兵团,汉族人比例九成以上,这里的人和少数民族相处得也很好,我也没见过切糕,但是支教时见过类似的。那是在乡里的巴扎上(相当于内地赶集的集市),但是没有内地的切糕这么大,这么多种料,只有花生和核桃的,卖家已经切好了一块块的,按块卖的,一块大概三寸大,筷子那么厚,花生仁的一元钱一块,核桃仁的两元钱一块(确认没被坑),所以说这个价钱却是不便宜。内地的用料丰富,加上运输成本,按照5元一两也不算太夸张,但是我觉得还是偏贵,某些商贩卖的3元一两的比较合适。

这次的争论上升到了地域和民族问题,我作为非新彊本地的来谈谈我的见闻和感想。

前面说过我上学的地方是兵团,少数民族很少,包括在学校的比例也一样。刚好我们专业有民班(叫做民考汉,还有种民考民的我不太了解),一个班全是民族生(当然有假冒伪劣的,为了高考加分的),在学校我就能感觉政策上对他们的偏瘫。各种评优都是他们优先,分数可以降低,各种条件可以降低。另外学习上他们必须和汉族分开授课,考试考不同的试卷,难度比我们低,这个学期感觉尤为明显。有一门开卷考试,我们在同一个考场,他们早早的就做完走了,而我们在书上根本找不到答案,都挨到了考试结束才交卷,结果出来后他们很多90多分的,我们上80的都没几个。还有更刺激的,有一门考试也是在一个考场,他们在哗哗的翻书,而我们确是闭卷考试!由于我们系有民班,学院为了搞什么民族团结,安排了我系民汉混住,很可惜的是我所在宿舍是我系唯一一个全是汉族的宿舍。经常也能听班上同学反映他们宿舍某人怎么怎么的,闹什么矛盾了。确实,他们的生活和习惯甚至习性有很多我们无法接受的地方,一部分也是受到他们文化的影响,我觉得互相理解互相尊重是最重要的,我们可以尊重理解他们,他们也应该学会尊重和理解我们,这个过程是应该是相互的。

在新彊其他地区特别是南彊,少数民族就占多数了,我支教的时候所在乡,几万人口,加上干部汉族也就10来个。去之前还在考虑人生安全,只要活着回来就行了,看来也多虑了,如果我们出现安全问题了,估计上面的维族干部也不好受。所以,我们还是被照顾得很好。刚开始可能去外面会有些怕,都一起去,不会单独行动,后来就渐渐习惯了,没遇到过什么危险的事。有一次同学生病了,要我陪他去乡里的医务室,刚好我有课,结果他自己一个人去了。医务室也比较远,而且语言不通,说明自己发烧感冒了都比划了很久。买东西基本没被坑过,他们经营还是比较诚信的。

支教所在班

支教经历还是很好的,我感觉大部分维族人,特别是乡里的人,是很友好的。我所代的班是个初中双语班,相当于内地的实验班,是重点教育对象。他们的终极荣誉就是考到内地的高中,他们叫做“内高班”。当然还有很多普通班的学生不太好管的,很调皮,城里的学生普遍也比乡里的差。他们的教育观念也比较落后,认为读书没多大用处,家长也不怎么管,甚至还不让孩子上学,留在家里干活。所以经常学校的领导和老师要去学生家里谈话,到校率是各学校之间评比的一个重要指标。

说到“两少一宽”,在这体现的不明显。政府对他们的管控是很严的,特别是09年的某事件之后。支教的时候,到处都设卡刷身份证登记,坐车去个邻近县城的其他支教点都要被查几次。我感觉对他们最严重的教育就是去宗教化,当然对于我们汉族的,这种愚民政策已经早就实现了,从小到大的无神论教育,汉族人没几个有宗教信仰的。他们那到处都贴着一些宣传资料,说明哪些宗教活动是违法的。学校则明令禁止宗教活动,据喀什某大学的同学说,他们学校有一学生会干部,做礼拜的时候被抓了,学校直接停课一周,全体学生接受教育,可想而知有多严。我所在的中学,经常会开一些大会,教育这些事,到处都挂着国家领导人的头像,不允许宗教活动的警示,以及赞美国家赞美党的语录,还经常会有无神论的考试。这些愚民化政策很像我们六七十年代。也许他们已经受到这些教育很久了,但是没有什么效果,也引起了他们很多不满,所以他们对党对政府才有如此多的不满。

教室里的宣传材料

总之,坏人是少数的,内地的这些新彊人就是其中这些少数人。由于我国的各种政策和体制造成了很多民族问题是不可否认的。我在新彊的感受到的是大部分人的友好,我也希望大家都能和谐相处。


相关博文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Click the right image To submit your comment: